白白,現在的你應該正快樂的在天空飛翔吧?

沒想到只是逗趣的把你與天空合成,沒想到這張照卻真的實現了。

如果這樣的你是最快樂的,那就張開你隱形的翅膀快樂的飛往你的國度吧....



幾天沒上來打日記,其原因包括了...元老級的白白離開了,其二是好朋友報到了。

當然,白白走了,也讓我超沒臉上來打日記的。

白白真正的死因,我也不是搞得很清楚。

星期四那天下午要幫牠們換食物時,好奇的把白白的洞穴打開一看,嚇得我驚慌失措,白白的身體居然四散,一堆蟹蟹圍在旁邊,還發出腥味。

緊急拿起白白後,嚇得我快哭了,趕緊通知謙謙這件事,再回頭去看看白白。

意外發現白白還在動,原來是脫殼了!

但是白白卻口吐白沫,我記得很久之前在石頭家族瀏覽過的文章,有講過這類的狀況該做的處理,但是我還是不敢做,因為我顧慮到白白才剛脫完殼,身體非常虛弱,應該經不起這樣的折磨吧?

於是先把白白隔離,但是可憐的白白因為大鰲遭到攻擊,也爛了一半,牠就自行砍下。

後來謙謙打去問蟹皇該怎麼辦才好,也如我所想的,要給牠泡水,逼牠把髒水吐出。

等謙謙回家後,給白白泡了泡水,似乎沒有在吐泡了,不過他們都說,白白有吐泡情況很不妙,有可能會死。

我一直相信白白行的,泡過水之後,把白白放回去,牠也開始吃東西了。

我們正高興的覺得,既然肯吃東西,就代表還有求生的意念。

過了一晚,白白裸奔了,我又嚇到了,趕緊把謙謙叫醒過來看看。

謙謙說牠大鰲沒了,背現在的殼太重了,他早就料到白白會裸奔。

他說之前白白脫殼好像也有裸奔過,過了兩三天才回去殼裡。

雖然人家都說白白的情況很不樂觀,但是我們一直覺得,白白沒問題的,他是最堅強最勇敢的大短腕,一定可以撐過去的!

因為白白都熬過上次脫殼了,也在冬天的時候熬過來了。

可是等到我們晚上回到家時,白白不動了,依然是裸奔,可是不管怎麼動牠,牠都沒反應了,連觸角也不動了。

我們足足看著白白一個小時,確定白白走了,才把牠埋起來。

很不敢相信,最不可能離開的白白,居然還是離開了。

謙謙說,都是因為我們太疏忽了,才導致人為誤殺,讓白白死了。

我記得,白白到新缸也不過一個多禮拜的事,重要的是,在白白脫殼的三天前我還有打開洞穴看,牠還沒事,沒想到三天後就變了。

在牠躲藏時,我一直跟謙謙說,感覺白白好像差不多要脫殼了,算一算時間也差不多了,而且牠又都沒什麼精神也沒吃東西。

但是謙謙那時一直覺得還不可能,我也就沒說什麼。

而且那時我也覺得,牠才剛到新缸,應該還要先適應吧?所以照理說不會這麼快脫才對。

因為我記得謙謙說過,不管什麼蟹蟹在家住多久了,只要換新缸新環境都要適應一段時間的。

事實證明我判斷錯了,白白走了我非常扼腕,如果提早三天把牠隔離,是不是情況就不一樣了?

謙謙說是人為誤殺,但是也很難說吧...畢竟發現白白時,牠已經在吐泡了...吐泡本來是蟹蟹的本身的問題...

如果牠不肯把髒水排出,吐了泡之後,造成呼吸不順,一樣會死。

所以到底是人為誤殺,還是白白的問題,我還不知道,不過如果那時有緊急隔離,或許就可以確定不是人為的問題了。

最心疼的還是看到白白的鰲沒了,白白待在家有一年多了,也好不容易讓謙謙開始重視起白白。

記得那天謙謙一回家看,發現白白大鰲沒了,看到謙謙的表情超不忍心,他說心疼得不忍再看下去。

我們一直給白白鼓勵,我一直跟白白說:你是最堅強最美麗的,就算沒有大鰲,你還是很美,一定要堅持下去喔!!

我不知道白白聽進去了沒...但是我想是沒有吧...

本來那天的好心情,也在瞬間破滅了。

一直到禮拜五我們要出門時,還是對白白很有信心,相信牠過不久就會好起來了。

到白白被埋起來時,我跟謙謙說:會不會白白明天就爬出來了?

謙謙點點頭說:嗯,所以要先把牠埋起來,可能這樣會比較好一點。

過了一兩天,我都會去看看白白有沒有爬出來,可是土裡一點動靜都沒有...

沒想到改善了缸之後,讓蟹蟹們不再有自殘的舉動,甚至讓他們安心到敢在裡面脫殼,卻還是來不及做出挽回的動作。

在白白離開的瞬間,我跟謙謙沒有很大的震撼,似乎早在心底深處做好了準備。

諷刺的是,我們一直說服自己白白會沒事,卻也在意料之中,知道白白應該會離開。

聽到謙謙正式宣判白白離開了,我沒哭,我以為自己應該會很難過,但是相反的很平靜,卻還是想做點掙扎,告訴自己白白會醒來的。

到了晚上躺在床上要入眠時,謙謙睡著了,我滿腦子卻像跑馬燈一樣,一直不停撥放著白白。

想著想著,我果然哭了....


白白,我還是很想你,如果不是你,我就少了一項樂趣。

如果不是你,我也不知道蟹蟹的生命價值有多重,我也不會如此愛蟹蟹,我們的重心幾乎都繞著你們轉。

我還記得一開始到了謙謙家,看到你們,我一點感覺也沒有。

待了將近快半年,小孬走了,只剩下你,謙謙也不怎麼理睬你。

可也沒想到,我就這麼忽然的對你感興趣了,看到你虛弱的樣子令人於心不忍。

那時也不懂得該怎麼照顧你,只知道給你噴噴水,因為每次幫你噴水,你都看起來很有活力,會在小小的缸緩慢的走動。

會看到你撥撥眼睛,搓搓手,才發現你還挺有趣的。

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丟了餅乾下去給你,你也不動,跟謙謙抱怨你都不賞臉,不吃我的東西,謙謙告訴我,你也跟我一樣喜歡吃蘋果。

好奇的咬了一口給你,你真的趴在上面吃了,剛開始不懂,聽謙謙說了才知道原來你正在吃,原來你真的喜歡吃蘋果。

隔了沒幾天謙謙剛好要放假了,我吵著謙謙買個新缸給你,謙謙也發覺你怪怪的。

因為那振子你看到我們也都不躲不怕,總是露出來看著我們。

我還記得你總愛跟我比耐力,總愛偷窺。

每次幫你噴噴水後,你發現我在凝視你,我就這樣趴在床邊,你背對著我依然偷偷看著我。

我不動你也不動,一段時間後,反而是你先受不了開始動了。

有時你也會走到缸的旁邊看著我,我也總愛跟你對望。

那段時間,整天下來,幾乎把時間花在跟你對看,那時覺得這樣很有趣。

到了聚會那天,謙謙擔心你有事情,特地把你帶去給蟹皇看看。

一路上騎著摩托車,聽到你的殼撞到玻璃的聲音,謙謙一邊試著放慢速度,一邊跟你道歉。

怕你會熱到,幫你把袋子遮好。

到了ktv裡,把你放在旁邊,我還是不時的會注意你,最後乾脆把你放在身邊比較安心。

晚上我們去找蟹皇,給他看過之後,沒想到你的狀況很好,水袋也很飽滿。

我跟謙謙也總算鬆了口氣,湊巧謙謙當時看中了路西安,乾脆直接幫你們換大箱子住。

還記得路西安剛來的時候,你多皮嗎?

幫你們洗缸子,洗沙,謙謙則先幫你們泡泡水,你硬是要騎到路西安身上。

我們都好怕你們會打架,所以就留著一個人看守著。

等到一切弄妥後,讓你們住到新缸,你還是想欺負路路。

卻不知道什麼原因,你忽然被路路嚇到,馬上退開,看到這幕我跟謙謙真是哭笑不得。

後來你總會好奇路路的一舉一動,也會盯著路路換殼,那時還擺個帥帥的姿勢在樹上,真可愛,可帥的呢!

連續相處了幾天,你們都相安無事。

在要把你們換去三呎缸前,我就覺得你有點怪怪的。

我還告訴謙謙,你很沒精神,是不是快脫殼了?也都躲著,需不需要隔離呢?

謙謙說沒這麼快,但是他卻比我更敏銳的先察覺你很沒光澤,只是他不知道那是要脫殼的徵兆,我也沒聽他說。

是一直到你走了,謙謙看到tont的網站,有提到脫殼前的注意事項,發現了這點,才告訴我,他很早就發現你沒光澤了,只是都沒提。

白白,你永遠都是元老。

雖然在你離開時,瞬間讓我有點像群龍無首,看著這些蟹蟹,不知道還要用什麼心情去養牠們。

你就像是鎮"蟹"之寶,有你才有牠們。

我記得不久前,謙謙才說:妳要陪我很久很久對不對?

我說對,謙謙說:嗯,還有白白,也會陪我們很久很久。

你走了的時候,謙謙說:看來白白沒辦法陪我們很久了...

聽到這句話時,我也有點心痛,我真的以為你會陪我們很久的。

雖然我很感傷,但是白白,我想感傷的情緒跟磁場,只會讓你走得很難過。

如果我們一直拉著你的靈魂,你也會很痛苦。

既然活著時,你必須受到拘束,那麼我希望,你走了之後,靈魂可以得到解脫與安祥,我們永遠的想你也愛你,白白...



願天上的父,所派來的天使與聖靈,擁護著白白可憐的靈魂安全的抵達天堂的樂土。

願天上的父,使天使與聖靈們給予白白安祥與溫暖,使牠的靈魂得以解脫。

願天使們好好照顧白白,讓白白得到安全。

如果有輪迴,我但願白白不要再當蟹蟹,如果沒有輪迴,我但願天上的父能敞開溫柔的懷抱,迎接白白可憐的靈魂,使牠安祥。

願天上的父,能給予白白的靈魂自由,讓白白可以盡興的遨遊。

阿們。


想你想得好孤寂

作詞:姚若龍 作曲:立川俊之 編曲:王繼康

從你走後 細雨不停

 聽著雨聲 夜夜醒到天明

 眼角流出無言的淚

 嗚..是回憶在胸口偷哭泣

 痛過想過 慢慢看清

 外表平靜 是騙你騙自己

 用微笑送你 還答應

 把祝福給你 忘了問誰收留我的心

*當你為了我和他而猶豫

 我不該只等待你做決定

 如果任性 那麼一次把你抱緊

 也許不會失去你

#OH! OH! OH!

 想你想得好孤寂(我想你想得好孤寂)

 我想你想得好痛心 向天大聲喊愛你

 恨我說出口的不到愛的萬分之一

 到如今還能說給誰聽

 OH! OH! OH!

 想你想得好孤寂
我想你想得好痛心

 向著遠方喊愛你

 深深愛一個人根本不該苦苦壓抑

 一點遲疑 一生的悲淒

Repeat * # #

 

白白...我們真的想你想得好孤寂喔....

創作者介紹

迷航的飄麟

cold7704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