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六那天,我們11點起床,先去中和的紅苑填飽肚子。
 
吃了好多好料,還有吃到食人魚唷!

本來那天出門還下著毛毛細雨,早上起床聽到的雨聲更大,不過在我們吃飽之後,竟然開始出太陽,真是幸運!

我們先去洗頭,可是還沒到店裡,也不知道是什麼日子,出現了迎神的儀式,沿路吵吵鬧鬧,鞭炮放不停,我們還差點擠不進去店裡。

一邊洗頭一邊聽到老闆在抱怨,說他們吵死人了,一點也不尊重左鄰右舍,整條街都被他們封住,別人都不用做生意了。

他說在國外,那些教堂起碼都會到比較遠一點的地方,至少不要弄到會吵到人,難怪一堆人都想往國外跑。

我印象中,曾經回去菲律賓一次的時候,也記得跟媽咪他們去教堂,似乎也是在比較偏遠的地方,附近的住戶並不多,隔了一段距離,去的人很多。

哎呀~反正這是台灣的特有文化咩~老闆還說,房東把那個地方租給他們,結果自己也是怕吵的人,自己又搬去比較安靜的地方。

呵呵,這是很正常的事啦!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啊。

洗好頭,我們就打電話給蟹皇,今天營業在桃園,本來想要去的,結果謙謙嫌遠,於是改去淡水。(其實算一算距離都差不多吧?桃園應該比淡水近吧?)

到了淡水那,我們先去淡水工商,謙謙以前讀的學校,裡面真的好大!

因為在山上的關係吧!我在裡頭逛的感覺,根本不像在逛一間學校,大得不像話。

我就算去看過桃園農工還有振聲,也沒有一間比那裡大。

而且裡面裝潢的很不賴,又因為在山上空氣也不錯。

 

我拍的天空-謙謙很是滿意


謙謙則是興致勃勃的帶著我四處參觀,一邊觀看一邊向我介紹,他們曾經在什麼地點做了什麼事情。

沿路我也幫謙謙拍了不少照片為他留念。

後來走到有校犬的地方,有一隻老黑狗,也不知道還認不認得謙謙,但是並沒有對他叫。

 

老黑


謙謙本來想要讓我看看他們學校的美人尖,也就是哈士奇,但是繞了半天,只看到小黑,沒看到美人尖。

謙謙說有可能是被人領養走了,也有可能死了,因為牠們年紀都很大了。

他們學校很特別的地方是有兩個步道我比較深刻,一個是陽光大道,一個是攬月道。

陽光大道就是非常陽光,走在樹林裡,但是抬頭卻明顯看得到陽光,還有遼闊的天空。

陽光大道


而攬月道我沒有拍下來,其一是因為當時我想尿尿,沒心情拍,其二是裡面真的很暗,拍出來的效果不好。

它跟陽光大道是一樣的,不同的地方是抬頭看不道天空,都被樹葉給遮住了。

晃到攬月道的時候,忽然有四隻狗瘋狂的吠叫著,我就被嚇到,謙謙則是一直試探性的叫著美人尖,不過明顯的,那些狗裡面沒有一隻是美人尖。

因為謙謙叫了幾句之後,那些狗叫的更大聲,最後更直接的朝我們衝過來,衝到謙謙的腳邊狂叫,我則是快速的走離。

而那些狗仍然叫不停,謙謙有些被激怒,最後差點忍不住撿石頭丟牠們。

當時我也已經很想上廁所了,但是又不想在學校裡上,怕廁所不乾淨,而且整間學校都沒看到別人,只有我跟謙謙而已,頗怪異的,所以我堅持要去別的地方上。

從攬月道逛出來後,我們就坐上車直奔漁人碼頭,到了那我就急忙先去解脫。

解脫完之後一出來看才發現,漁人碼頭原來這麼漂亮呀?

記得很久之前小黃有載我去過一次,那時候是白天,我坐在車上只看到情人橋的頭,問他說這是哪,他說就是碼頭呀!

我一聽就連看也不想看,叫他直接離開吧,因為我以為那邊就只是碼頭,什麼東西也沒有,就不想下車了。

沒想到看到真正的漁人碼頭的面貌,是這麼漂亮呀!

情人橋


我們還拍到了美美的晚霞,走上情人橋,恰巧不遠處有一段新人在拍婚紗照,我也幫他們偷拍了幾張。

謙謙傑作


我的傑作

別人在拍婚紗!剛好被我抓到這個角度~挺有明信片的FELL


過了情人橋的對面,感覺很浪漫,我們走在另一個木頭橋上,人好多,情侶也很多。

看著海的底下,又讓我想到那次在竹圍漁港看到的垃圾堆,裡面還有老鼠穿梭。

不過這次並沒有那麼髒啦!底下還蠻乾淨的。

看著看著,謙站到我旁邊,忽然海浪的聲音變了,變得有點澎湃,水波也變得很奇妙,約有3-5秒的時間吧!水面又忽然回覆平靜。


看完海,我拉著謙謙繼續往前走,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就好奇的問他:你交往過的女友,有比我還要敏感會聯想的嗎?

謙謙想了想,肯定的說:沒有!只有妳而已。

點了點頭,我們繼續走。

聽到有人在吹薩克斯風,謙謙說:好浪漫的感覺喔!


我們坐在上頭望著下方,又遇到有人要慶祝生日,我也順手幫他們拍了張照,感覺很有趣。



慶生


最後上了車,飆到淡水老街,本來要逛貝殼店的,後來聽說八里左岸那邊也有一家不錯的,我們就直接坐船過去。

睽違了10年後,謙謙第二次坐船就是跟我,第一次跟爸媽。

船上

我們還錄了影像,我則一上船就狂嗑我的小鳥蛋。

到了八里,我們下船就四處尋找,但是一直沒有看到貝殼店,反而逛去了玻璃店,一進去看到好多用玻璃製作成的漂亮的形狀,我正想告訴謙謙說,很久之前我也擁有一個美麗的玻璃製品,她是一個天使的樣貌,一個女性有翅膀,雙手合上作祈禱樣。

話才到嘴邊,還沒說出來,沒想到一個轉身,我所說的那個東西居然就在我的背後而已,我又驚又喜的馬上抱著看。

跟我7.8年前擁有的是一樣的,而且也剛好有兩個一模一樣的!

之前印象中,好像也是在關渡那邊買的,當時是跟路邊攤的人買的,我一看見那個外型就相當中意,最後忘記是爸爸還是乾爹買給我的,我擁有了一對。

我非常喜歡,記得那時要翹家的時候,我還是很小心的帶著她們,其中一隻原本要送給威的。

搬到乾爹家我也帶著去,搬回爸爸的身邊我也一樣帶著,最後跟了威出來,我就什麼都沒帶了。

我最愛的天使心,最愛的天使玻璃製品,全部都沒了。

但是竟然讓我意外發現,那種東西還有賣,而且除了那一對,底下是藍色的,還被我看見了另一對,非常類似,只有顏色跟翅膀不同。

那一對底下是綠色的,正確來說是螢光的,翅膀比較尖一點,我看了更是高興,謙謙說,等我以後賺到錢錢,再來把她們買回去。

嗯嗯~~以後賺了錢錢一定要買回她們,希望到時候那間店還在,那兩對也都還在。

後來,我跟謙謙走了一整天,腳超酸的,我也變成了跛腳,因為左腿大腿的地方有點痛。

我們還是努力稱著繼續走,都找不道,最後只好放棄又回到淡水老街。

卻意外的在那看見了三間的貝殼店,都好漂漂。

我們還看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怪獸,其中一個讓我很深刻,就是一進門前方除了擺放千足蟲之外,還放了一個長相奇特的生物在魚缸中。


小型圓的魚缸,那個生物很特別,應該是已經死了。

牠有馬蹄,身體很像馬,可是臉孔,在我個人看來,覺得很像精靈。

看解說,那似乎是在泰國收集來的。

我覺得,牠可能是精靈吧....因為感覺很像,牠的臉孔有點類似人類,眼睛也是,雖然是閉起來的,我想牠很有可能是精靈。

看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東西,我們就想說下次也要進去裡面看看,應該有更多更特別的東西,因為那時有點晚了,怕店家要關了,所以就沒打算進去。



古代的女性貞操帶


 

唉...很不人道..拍攝不清楚..解說加減看吧



 

             

 

1995年于印尼泗水近郊,有位年約29歲名叫卡巴的男性,於某日清晨上山砍柴後失蹤。

樹日後,附近的農民于叢林中發現圖中之大蟒蛇。

因其剛吞食完巨大的食物尚未消化,而動作緩慢,經附近十餘名壯漢捕獲後,發現牠的肚子異常的巨大。

驚訝之餘,開腸剖肚來看,赫然發現失蹤的卡巴在大蟒蛇的腹中死亡多日,且身體也發出陣陣的惡臭。

大蟒蛇的確可吞食比奇身體大五倍以上的多種動物,當然也包含「人」。

 


 


我們光是站在門口,就看到最裡面的地方,有一隻超大的烏龜,大得真可怕,應該有人那麼高,或是比人還高一點。

瞎逛到後面,我們都快累垮了,作上車10點多還是11點,飆去了南雅夜市,開始瞎逛瞎走。

晃了一圈後,我們就回家了,回家後我們還喝了小酒,配個小菜,玩個電動才睡。

禮拜天,同樣的又是11點起床,這天天氣更是好的沒話說,一起來我就流汗,跑去拿遙控器開起冷氣。

坐在床旁邊,凝視我的一群小寶貝們,赫然發現,埋沙埋了一個禮拜的大膽居然出土了,真是讓我驚喜,終於看見牠,不過牠並沒有脫殼,我也不介意,只要能看到牠平安就好。

正在吃爆米花的小小大膽



可愛!

 


 

於是,接下來謙謙去洗香香,一出來我做了一件事情讓他超級不爽,最後甚至氣到低聲咒罵了一句:幹!

我也不以為意,他出去吹乾頭髮後,回來坐在電腦前,我則趴在床邊看蟹蟹們,看著看著又忽然想睡了。

我發覺每次我在看蟹蟹們的時後,看到最後總會忽然想睡,難道蟹蟹還有催眠人的功力?!

就在我緩緩閉上眼之後,謙謙忽然用滑鼠敲了一下桌子,我又嚇醒,他就說:妳幹嘛又要睡?

我低低的說:因為你罵我幹。

他就跑過來壓在我身上,跟我道歉要我別生氣,說他那時真的氣到了,才會不小心遷怒到我身上。

沒差,我就叫他補償我,就是做煎餃給我吃。

他二話不說,點頭說好,走去廚房開始洗鍋子,煮水餃,我就繼續趴在床上昏昏欲睡。

等到謙謙煮好之後,就把煎餃拿進來,叫醒我。

吃飽後,我休息了一下,換了蟹蟹們的食物還有水,那三隻豬,西瓜芹菜跟玉筍,真夠會吃。

更扯的是,我切了一片蘋果放下去,還沒切完,西瓜就已經偷偷摸摸的先衝了出來,看到我手放下去,又裝死的縮進殼裡,手拿起來,他又偷偷摸摸的朝食物前進。

我就乾脆切了一塊丟在牠前面,牠夾到之後,又用倒退的姿勢回到洞穴慢慢吃。

換好食物,謙謙則去外面整理桌子跟垃圾,我就去香香,出門後天氣真熱。

謙謙帶我去挑了兩雙鞋鞋,方便出門的時候不用穿布鞋。

兩雙鞋鞋都很漂漂,我又很大腳,挑鞋挺麻煩的。


買好鞋鞋,我們就去水族街,我忽然又開始想睡了,整個人都沒精神。

到了那最氣的是,我找不到我的像機,那時看到天空的雲朵變成了火鳥的形狀,超想拍下來,偏偏找不到像機,謙謙也看到了那個火鳥形狀的雲朵。

結果不是沒帶,是我放在包包的夾鍊帶裡,都沒翻到,氣死人了!

幾乎都是謙謙在挑選,那時精神很不好,根本都在恍神。

時間到了快七點,我們就打電話去問蟹皇今天營業的地點,是在桃園夜市。

當然又再度飆去啦!只是路上騎到差點沒油,又四處找不到加油站,一路從民權大橋那飆回萬華加油,差一點點我們就要牽車走路了。

加滿油,剛好人在埔墘,好吧!拼了!衝啊~~~桃園我們來啦!!!

一路衝衝衝,衝到龜山那邊的時候,謙謙起了雞母皮,因為不時有陣陣的陰風吹來,老天,真是刺骨的冷。

我緊緊的抱著謙謙,兩個人都只有穿短褲短袖而已,不管,衝了!

好不容易衝過龜山,呼~總算比較好一點了,沒這麼冷了。

到了橋上,謙謙說:我們真可為是極地長征呀!

其實謙謙不太喜歡跑桃園,因為覺得跟我們活動的範圍不同方向,有所限制。

到了桃園,已經八點多了,那還用說,當然先填飽肚子呀!

就在開講的對面停好車,排隊去買,人真是爆多,排滿了。

終於吃到烤腿特餐,謙謙也餓扁了。

吃飽後上了車,就騎去夜市。

走近夜市不遠處就看到了蟹皇的攤位,兩邊分別擺放著澄紅跟深紫陸。

也看到不少人前往詢問,聽到一個問題比較搞笑:牠們可以跟魚養在一起嗎?

蟹嫂跟謙謙都說:那牠會淹死。

後來看著看著,本來只是要去找蟹皇買蟹兒寶的,結果看到了深紫陸,之前就很哈牠們了,那一次去蟹皇家沒買是因為只看到大隻的,所以就沒打算買。

沒想到昨天去,居然看到有中小型的,當下就很中意,選了兩隻,觸角顏色都很漂亮,體色在腳的地方也帶點淡淡的橘色。

唯一的缺憾是,斷腳斷的挺多的,不過其中一隻斷腳的地方已經開始長出肉牙了,我們叫牠深海。



深海

這是我取的,買來兩隻體型都差不多,不過深海比較大一點點,另外一隻則叫遠洋。

買到兩隻深紫陸,心理頗是高興,這樣我們家只缺一個品種了,那就是西伯利斯。

家裡目前一共有19隻蟹蟹,紫陸5隻,凹族一隻,短掌1隻,橙紅2隻,深紫陸2隻,其他剩下的就都是灰白。

我就說,哇,19隻,我們應該再買一隻吼?

謙謙看了我一眼,就說:如果要買,我就要買西伯利斯,可是西伯利斯看起來很兇捏。

蟹皇還請我們喝了一杯飲料,蟹嫂說星期四他們要搬家,叫我們過去幫忙搬,我們開玩笑的說:搬沒關係呀!搬完送一隻橙紅就好。

哈哈!這當然是妄想。

道別完後,我們離開了攤位,在討論這兩隻深紫陸。

謙謙說要照顧好牠們,讓牠們快點脫殼,長出新的腳,一定會很漂亮。

雖然看到牠們斷腳,起出拿深海那隻也不太敢爬出來,這讓我們猶豫了一下,可是我還是決定要買了,想要試著照顧牠們平安脫殼長大,我想牠們長出新的腳,一定會很美吧?

然後回家的路上,我們繞去找水族館,想買小魚小蝦回來給小紅小橙牠們吃。

因為切紅蘿菠牠們都不吃,只吃蘋果跟蟹兒寶,就乾脆買些魚回去給牠們吃吃看。

可是回到家最意外的是,居然看到小紅在吃落葉,一旁的蘋果還放著不吃,卻吃落葉?

謙謙說這很正常,沒啥好大驚小怪,畢竟只有牠們自己知道食物的定義,那也就隨牠們吃去吧。

更搞笑的是,大缸裡養了三隻紫陸,也就是西瓜,玉筍跟芹菜,我在出門的時候忘記把蓋子蓋上,回到家看到三隻都快爬出來了。



好像蝴蝶結繭

可是奇怪的是,牠們居然沒有爬走?只是吊在旁邊睡覺而已,其中一隻爬的比較出來,但是也只是卡著,看起來沒有想爬出去的舉動,真是奇怪,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弄好蟹蟹們,謙謙則跑去洗了一堆沙,辛苦你了,可憐的北鼻。

陪我走了兩天,走到腰快酸死了,又騎車騎了這麼遠,真是累弊了。

謙謙加油,你行低><

我們休息了一下,謙謙跑去玩電腦,在玩格鬥天王,而最近我也迷上了那款遊戲。

其一是因為以前不排斥這種遊戲,其二是謙謙喜歡,想陪著他喜歡他的興趣,跟他擁有相同的興趣。

玩一玩,約12點半,我跟謙謙說想吃爆米花,我們就穿著拖鞋出門去買。

可是買到的爆米花被偷工減料,爆出來的根本不多,只爆了一半而已,真是機車。

吃著爆米花,一邊配著啤酒,再觀察新來的成員們是否還習慣。

結果就看到最好動的哈蜜瓜,趴趴造,跑到了深海的旁邊,用觸角碰著深海,好像在跟牠對話。

可是深海可不領情,兇的哩!嚇了哈蜜瓜一下,哈蜜瓜跑開一點點,又一次靠近深海。

一樣也是用觸角一直碰深海,停了一分鐘後,哈蜜瓜又被深海嚇到跑開,可是卻沒有跑遠,反而停在樹幹上繼續看著深海。

深海在角落晃了一下,又跑去別的地方,而不知死活的哈蜜瓜,竟然也想跟上。

謙謙怕牠們出事,就把哈蜜瓜放到最旁邊。

我是不怕哈蜜瓜傷害牠,我到怕深海會傷害哈蜜瓜。

哈蜜瓜很好動又愛玩,簡直不輸紫陸,但是卻不會想去傷害人。



傻呼呼的小哈

記得牠第一次看到路西安的時候,也是一直跟在人家屁股後面,路西安一直推開牠,牠又黏上去,最後差點被路路欺負,我才又把牠拿起來放到邊邊。

不過我希望牠們都可以平安長大,深海跟遠洋可以快快脫殼,長出原本完整的腳腳。

今天一大早起來,竟然讓我第一次看到一個畫面,就是所有的蟹蟹們都爬出來了,沒有躲在洞穴,除了白白,其他隻都爬到我看得到的地方。

之後才又陸陸續續躲回去,我猜想,是不是因為有新來的人,所以牠們全部又爬了出來,重新規劃地盤?這應該很有可能吧?索性的是,目前還沒有蟹蟹傷亡。

 

 

創作者介紹

迷航的飄麟

cold7704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zzydavid
  • 哇哈哈..好長的一篇日記啊!<br />
    我在紅苑裡的照照還真像大廚...<br />
    大家有沒有看到小黑的照照...本來牠是全黑的,上週六再去<br />
    看牠,居然長出白色的鬍子...(真的老了...)<br />
    最可惜的是...沒看到陪伴我三年的美人尖~~殘念啊!<br />
    <br />
    原來去水族街那時,哈尼的遊興缺缺,是因為想睡覺...orz@@<br />
    <br />
    補充一點...<br />
    最後一句話,<br />
    索性<==所幸~~<br />
    哈尼打錯字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