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不要吵我,我正在聆聽,聆聽那顆被你傷透的心。
噓!不要叫我,我正在品嘗,品嘗那顆痛到淌血的心。
噓!不要停下,我正在觀賞,觀賞你那扭曲掙扎的面貌。
噓!不要驚訝,我正在剖析,剖析你那殘忍侑黑的邪惡。
噬血的慾望在體內怒吼,就這樣吧!
獻上你那令人做噁的血液,敬我這崇高尊貴的王者,我才是主宰一切的最高力量!

BY-麟



本篇搭配的這首歌,有種哀傷的旋律,我不知道別人如何聽它。

但我聽到的是哀傷悲慘的結果。

不過配合這首歌的情節,也的確是聰充斥著哀傷和感嘆的。

扣人心弦,又讓人無法不為劇中的流淚。

愛到終極是恨,可是如果能如此的恨一個人,對於這個人而言,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吧...

因為有光,就有影,影的力量會強大,那也是因為光的亮度夠耀眼,才能突顯在黑夜中的影子。

沒有這麼深的愛,怎能有這麼痛的覺悟,這麼痛的憎恨。

然而憎恨一個你愛的人是無用處的,因為不管你如何對付他,如何折磨他達到自己發洩的慾望,最終,都是會後悔的...

不管怎麼說,你所夾雜的,是很深很深的一層愛,只是你自己把它矇蔽住了。

不要說恨一個人不會後悔,不要說傷害你憎惡的人不會有感覺,因為傷的越深,是你愛的越深的證明。

千萬不要因為一時的衝動,把自己弄得傷痕累累,瘋狂到崩潰。

在傷害自己不想傷害,卻又無法控制的人時,最先憔悴崩毀的...一定是你自己...

不但在折磨他...也是在煎熬自己...



Scarlet

遙かな星空に 夢はまだ見えますか
你依舊可以從遠方的星空裡看見你的夢嗎?

幼いあの日より 鮮やかですか
它們有比以往更加的燦爛嗎?

胸にあふれて つのる想い
眠り忘れて 情熱の色

當某個夢忘了讓它洋溢著的情感進入睡眠,那些情感將熱情地燃燒。

たとえ遠くても きっとたどりつける 強く信じてた
我真的相信我能夠到任何地方,無論是多麼地遙遠。

あの日の私が 今も心で眠っている
但那些信念至今還沉睡在我的心中。

ガラスの薔薇よりも 儚くて脆いのに
夢比琉璃玫瑰更容易碎。

夢見ることはなぜ 運命(さだめ)なのでしょう
因此為什麼這種命運仍注定要實現呢?

二つの夢が 愛になって
兩個夢變成了愛,

愛になれないこともあって
但也好幾次它們無法變成愛。

人は一人だと 分かり合いたいのに なんて難しい
當一個夢感到孤獨時,它便相要和其他的夢聯繫,但那是很困難的。

言葉は無力で 時には銀のナイフになる
當一個夢想說的是抓住過去,它將會變成一把銀色的刀。

人は一人だと 分かり合いたいのに なんて難しい
當一個夢感到孤獨時,它便相要和其他的夢聯繫,但那是很困難的。

言葉は無力で 時には銀のナイフに
當一個夢想說的是抓住過去,它將會變成一把銀色的刀。

たとえ遠くても きっとたどりつける 強く信じてた
我真的相信我能夠到任何地方,無論是多麼地遙遠。

あの日の私が 今も心で眠っている
但那些信念至今還沉睡在我的心中。
創作者介紹

迷航的飄麟

cold7704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