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入洞房那天,早早收起了自己的鞋,等男人脫鞋上炕,女人卻雙腳踩在男人的鞋上。
  男人見了,嘿嘿笑著說:「還挺迷信。」
  女人卻認真地說:「俺娘說了,踩了男人的 鞋,一輩子不受男人的氣。」
  男人說:「俺娘也說了,女人踩了男人的鞋,那是一輩子要跟男人吃苦受罪的。」

  女人開始試探著管男人,先從生活小事兒開始,支使男人拿尿盆倒尿罐,男人全幹了。
  地?的莊稼女人說種啥,男人就種啥。
  左鄰右舍女人說跟誰走近點跟誰走遠點,男人全聽女人的。
  男人正跟人閑侃,女人一聲喊,男人像被牽了鼻子的牛,乖乖就回去了。
  男人正跟人喝酒,女人上前只扯一下耳朵,就被拽進家。

  有人激男人:「這女人三天不打,她就上房揭瓦。你也算個男人,怎能讓女人管得沒有一點男人的氣概?若是我的女人,非扇她兩鞋底不可。」
  男人不急不慌地說:「把你的女人叫來,我也捨得扇她兩鞋底子。」
  那人急了:「你懂個好賴話不?上輩子老和尚托生的沒見過女人!真不像你爹的種,怕老婆!」

  村?人再有大事商量,男人一出場,人們就說:「這商量大事你也做不了主,還是把你家女人請來吧。」
  男人還真把女人叫來了。

  女人能管住男人覺著很得意,直到有一天女人在男人耳邊說起了婆婆的不是。

  男人紅了眼,一聲吼 :「想知道我為啥不打你嗎?就因為我老娘。我娘一輩子不容易,我爹脾性暴躁,稍有不順心,張口就罵舉手就打。我爹打斷過胳膊粗的棍子,打散過椅子。我娘為了我們幾個孩子,竟熬了一輩子。每次見娘挨打,我都發誓,我娶了女人決不捅他一指頭。不是我怕你,是我忘不了我老娘說的話,她說女人是被男人疼的,不是被男人打的。」

  女人驚呆了,她沒想到男人的胸懷竟這樣寬廣。

  男人在外再同人神吹海喝,女人不喊也不再拽耳朵,有時會端碗水遞給男人。
  有人問男人,咋調教的?
  男人卻一本正經地說:「打出來的女人嘴服,疼出來的女人心服。」

創作者介紹

迷航的飄麟

cold7704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